八面来风

首页> 八面来风
《八面来风》(省直诗歌集)34/2018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28日 浏览次数:



   《八面来风》(省直诗歌集)34/2018

 

timg (33).jpg

                                            (图片来自网络)

 

李  沛

 

2018年4月6日戊戍清明杂感

 

雨水、惊蛰、春分、清明

草木荣兴,万物生情

春带着冥冥的思念来临

魂兮归来故里

梦所依

车轮飞速转动

人虽两隔、却在心里

 

香烛、钱纸、酒莱、花馨

跪告于心、奉敬于灵

风飘着萦萦的感泣之情

魂兮归回原点

恩无尽

雨水冷暖滴滴

我默对碑,你就是云

 

 

 

 

復活的记忆

——献给我的工厂

 

虽然在很久时己经远离,

甚至没有絲毫的惋惜。

因为,内心己经坚定选择了舍弃。

以为,这里一切都会慢慢地忘记。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

如烟的往事啊,

在心海波涛里

象离岸的航船

开始了新航程的

鸣笛。

 

这是怎样的时段哟,

又怎能轻易地忘记,

那年我来到这里,

十八岁刚刚离去。

岁月带着青涩的羞怯,

却迈着勇敢的步伐,

开始了青春的步履。

又是十八个年头的日历,

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就象那山崖滴下的青泉啊,

一滴,又一滴。

 

这是怎样的地方哟,

又怎能轻易地忘记。

湘江流淌,山岗翠立,

绿荫红墙,厂房高屹。

临近的水田飘过稻花的清芬,

远行的列车带走旅人的气息。

黎明始于城东,

晚霞没入河西。

夜晚,宿舍里的欢歌笑语

伴着厂区机器的轰鸣,

却也未能搅动四周的

静谧。

 

这是怎样的场景哟,

又怎能轻易地忘记。

震耳欲聋的空压机轰响

和应着冲床带来的

连地面都颤抖的冲击。

十八磅大锤伴着

天车如雷般的滚动

高高地举起。

迷漫的漆雾何等地剌鼻,

眩目的电弧光使周围显得

那样的迷离。

欢快飞旋的机床,

削铁如泥,不容忤逆。

以往让人厌烦的噪声

如今却象交响乐章,

奏鸣在我的

心底。

 

这是怎样的群体哟,

又怎能轻易地忘记。

脏手套在汗面擦过留下的汚迹

却掩盖不了你笑容中的得意;

沾满油漆的工作服沉重得象盔甲

在需要时他毫不犹疑地穿起;

被弧光刺得泪流滿面的双眼,

第二天又眨动着年轻的灵气。

成吨成吨的钢铁啊。

在人们手中翻滚、剪裁、制作、传递。

设有犹疑,没有颓废,没有叹息。

有人计算过,在工时费里

我们工资只占百分之一。

对此却毫无异议。

没有任何计酬的加班,

食堂免费送来的馒头、酸菜汤,

大家都吃得那么

愜意。

 

这是怎样的工友哟,

又怎能轻易地忘记。

没有地域的岐见,

设有小团体的争斗,

没有相互的攀比。

夏夜的凉台,笑语连着星斗

一齐进入我们的梦溪。

冬日的炉火,各自伸出的双手

搓着共同呼出的热气。

当然,记得在许多同事家里,

你父母待我如同待你

同样地慈祥和

怜惜。

受伤时同事送医的神情

比自己显得焦急。

真情实意的关爱、细心的护理,

如暖流淌在心底,

象镶着合金的划针

在钢板上

划出难以磨灭的

印记。

 

这是怎样的生活哟,

又怎能轻易地忘记。

记忆中的一切己经改变,

甚至,岁月抹去了它的痕迹。

但是,过去己经定格在心底。

是的,谁都可以将我们遗忘,

可是,咱不能自己忘了自已。

重聚时你望着我,我看着你,

从对方眼神透出的讶异

看到了自己的沧桑经历。

转身,脑海里留下的

仍然是年轻的身影,

和大写的

我和你。

 

 

 

 

异乡人

 

我是故乡的异乡人

我是异乡的异乡人

我是泥土的异乡人

我是城市的异乡人

我在离愁交织的坐标找故乡

我在追寻自己的归途找故乡

故乡的人把我当成异乡人

久在异乡,我也成了自己的异乡人

如果,某片土地肯为我余一寸呼吸

让我抱着亲吻、酣眠、无所顾忌

我就把你当成故乡

卸下包袱、功利、荣誉与名声

去一个童话里终老

我不过是这个时代的异乡人

或者是被遗弃的游子

在人群里,我与我的影子同乡

我们曾一起打捞乡愁

 

我怎样才是一片大海

 

我怎样才是一片大海

即使我用力地拥抱

把浪花捧向天空

去笼络上帝的心

 

我怎样才是一片天空

即使我已经成为了大海

我努力把船涌向太阳

去和银河站在一排

 

我怎样才是我自己

即使我曾经是广阔的大海

或者是撒满星子的天空

我在漫无边际地徘徊

 

我怎样找回我自己

从大海的睡梦中醒悟

从天空的虚幻里睁开

沿着梯子踏实地走下来

 

一棵树

 

我用斜晖做吊绳

从故乡荒废的老林里

打捞模糊了的童年

当我还是一棵幼苗的时候

我盼望着疯长的岁月

有一天,我也是远山林子里的

一棵壮美的树

而我,如今活在另一个树林里

壮实的树枝和茂密的树叶

我努力地博取阳光和雨露

却不曾有一丝的欣慰

我不过是一尊雕像,静默

肩荷着作为树应有的疲倦

浸泡在低首沉思的年纪中

我时常会从记忆里打捞出

一片片的欢笑,像玻璃碰撞出的

清脆的声音,是久违的歌谣

然现实中,我必须是一棵树站在那儿

装扮强者,去成就某个伟岸的理想

 

 

杨明乐

 

匆匆那年

 

匆匆那年

你来过

打开玫瑰的园子

看黎明彩色

夕阳也敷起了红晕

我追着一处暖

一路疯跑

随你四季

 

等我捂化枝头的雪

你已远离。

寄不出的心事

随萤火虫飞来飞去

凌乱的长发

退回了不停不住的雨季

 

又响起温柔的旋律

停泊在心里的船

还在没人到过的地方明亮

玫瑰下泥土还在芬芳

装进行囊

你回来的时候

是否最初的模样?

是否

像极了诗和远方?

 

你来过这里

 

你来过这里

在年轻的白天黑夜

可是结局

苍白岁月的琉璃

留下月光叹息

 

很多年

我在人来人往中守自己的岁月

用沉默触摸光阴的注定

蓄满了没有兑现的哀怨

 

风清凉

星星又在檐角温热

心里的种子

只要发芽

就会开一朵迷醉的花

我铺开纸

把回不去的从前

装进旧信封

寄给你

 

一次次经过河堤

 

一次次经过河堤

枯水时露出一片沙滩

我的目光就会被抓住

拔不出来

记忆的小舟停泊

固执留下

一册子思念

 

水无声

石头也无声

我蹲进童年

在浅水里找小虾米

看父亲挖沙子

摸他手上的老茧

听他回我

有沙就能和水泥木头

造个大房子

我还坐上木制土车

那篾织的筐

来时轻快

回去时很沉

"吱呀,吱呀″的欢畅

 

有一只鱼儿

穿过我的影子

影子里再也没有父亲

父亲在山那边沉睡

沙州上的小石头

成了古董

水草成了古董

鸟叫声也成了古董

水蒸发成雨

落入我的眼眶

有几片落叶

翻来覆去.....

 

 

黄东亮

 

你不必再猜谜

 

我逃避自己 常常遁形

你不必再猜谜

尘世的光影浮动

我是其中的尘

隐隐约约 就已经足够了

 

你的眼光带着锐利的意味

阅尽高天的风云

却无法面对一只蚂蚁的悲伤

而我 与风一样 与草一样

贴地而行

叹息并歌唱

 

所有的声音都会

飞翔或跌落

你不必再猜谜

我原本就是一粒跌落的尘

 

归  来

 

此时天空与大地很近

我沿小路漫步

炊烟弯腰扶了扶木房

 

一头水牛

在田间摇尾而唱

它见我,仿佛老友归来

 

我随手捡拾一点记忆

都使柴火呼呼升腾

木房,有了心跳

 

 

不要问有什么意义

 

不要问有什么意义

我们不消耗精力又能干什么

没有一样比另一样更高贵

它们都是影子

随风转向东西

 

令人愉悦的

也常令我们空虚

没有什么可紧抓在手

紧抓的也会变成残叶或泥土

 

 

 

 

我是无咸

 

星期天的早晨

天穹灰濛濛

气温二十二度

风三级 西北偏北

好天气 好心情

衣袍手洗 上楼晾晒

六件 十二个线夹一线

布衣深灰 丝裙深咖

长袍两条深紫 两条深蓝

风动 幡动 时过境迁

不再与漂亮的女人比智慧

与聪明的女人比美丽

被褐怀玉 我是无咸

仰卧鹿台

风微凉 鸟啁啼

看到地球的那一面

苏格兰田野

有个男人

吹着风笛

穿着格子短裙

    

平凡的世界

 

清风里

百花齐放

姹紫海棠

嫣红玫瑰

昂首的凌霄

温柔的蓝雪

繁花似锦的绣球

 

鸟声人声车声

淡淡的天

淡淡的云

星期六闲适的早晨

身穿白色恤衫

我躺在花园空地

一动不动

 

你即将离开

我不愿是迟开的牡丹

或其他绚丽的花

那栀子花才是我

含苞 盛开或凋零

懵懂 敦美 憔悴

朵朵眷恋 朵朵深情

 

此去经年 清风起

你仍会忆起我的芬芳

 

我的草原在天上

 

五月末

闷热的夜晚

楼顶 我和狗

躺在水泥地上

地板发烫

象北方冬天的炕

灸着我疲惫的脊梁

 

躺着 平视天空

不需仰望

厚厚的白云

象一群藏羚羊

往东迁徙

队伍庞大 蹄步匆忙

差点把月亮撞伤

 

青蛙和蟋蟀

你们不要絮叨

我的草原太遥远

我的草原近在眼前

心乘月光

瞬间天上

和风月一起 牧羊



黄忠荣

 

放慢你的舞步(Slow Dance)

(美)David L.Weatherford     黄忠荣(译)

 

你曾否看过孩子们骑旋转木马

或听过雨水拍打地面的声声如诉?

你曾否追逐过飘忽不定的蝴蝶

或凝视过渐渐消失的苍茫日暮?

放慢你的脚步,

不要匆忙起舞,

人生短暂,

音乐不会永远响下去。

 

你是否每天忙个不停,

当你问候别人时,你是否在倾听他们的答复?

当你从早到晚忙完就寝时,

你是否仍有无数的琐碎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放慢你的脚步,

不要匆忙起舞,

人生短暂,

音乐不会永远响下去。

 

当你连跑带赶,仓促到达目的地时,

你已错过人生旅途中一半的乐趣。

当你忧心忡忡,马不停蹄度日时,

人生就如同一份已被随意丢弃的

未曾拆封礼物…...

 

人生不是一场竞赛。

放慢你的脚步,

在音乐还没结束以前,

聆听音乐一路。

 

注:【David L.Weatherford】生于美国TennesseeNashville市,儿童心理学家,兼作家,2010年因病去世,享年58岁。他的这首诗《Slow Dance》举世闻名。

 

 



 

 

 


 

 

用户评论
 以下是对 [《八面来风》(省直诗歌集)34/2018] 的评论,总共:1条评论
锦瑟凤凰 会员:锦瑟凤凰  2018/5/28 1
风,真好~
我也来说两句